熱情・努力・不設限,用實驗玩出一片天 – 愛玩的經濟學家 王道一老師

老師博士後學校的惡作劇咖啡杯

     專訪的下午,王道一老師特別帶著他博士後學校的咖啡杯,一邊整理辦公桌,一邊邀請我們進辦公室。

      「這是魔戒裡頭的歐散克塔,底下白色的是薩魯曼…….,這隻小老鷹原本是甘道夫的,後來覺得太小了就再買隻大的給他(甘道夫)…。」剛走進辦公室,老師就熱切地介紹他的樂高擺飾,看得出老師是個對生活充滿熱情的人,不只如此,老師對自己的學術專業也是樂在其中,甚至觀察台灣許多似是而非的經濟觀念,整理出十條『鄉民經濟學』:「你看店家每次漲價一定會張貼公告『因應原物料上漲』,當原物料下跌時卻不會跌價,但這種說法還是讓大眾願意買單,可見大眾在無意識中都認為價格只能反映成本;另外像第九條『貨幣貶值使經濟成長』,過去台灣是以代工為主的經濟結構,貶值的貨幣能增加出口競爭力,促使經濟成長,但如果我們將購買力考慮進去呢?在美國只要花不到台灣一半的購買力就能買一隻iPhone 6 plus,所以即使是低薪的餐飲業,也只需要花不到一半的月薪就買得到。但在台灣,卻因為貨幣價值低,如果月領22k的話,還買不起一隻iPhone哩。這樣貨幣貶值到底是好還是壞?這些一般人直觀想到的經濟學觀念其實都還能更深入的討論,很有趣,所以我和一群朋友就把它們整理了出來。」

這本書開啟了老師通往經濟學研究道路

       談到當初如何踏入「實驗經濟學」的學術領域,老師很謙虛地認為都是誤打誤撞才撞出了興趣:「我十八歲就立志一定要讀博士,升大學選擇數學系,也是認為數學能力就像練武中的內功,練好內功,未來不論想朝什麼領域都能發展,像丙成學長原來也是數學系,後來轉往電機發展。」老師大學時對經濟有一點點興趣,持續選修經濟系的課程,而且越修越有心得,當時臺大剛開放雙主修機制,老師便決定申請雙主修經濟系,同時輔外文系。然而,四年的時間實在太短,那時僅差四門課就能畢業,是否該延畢取得雙主修學位便成了老師當時最大的焦慮。「那時還一直跟兩邊的系主任面談,猶豫到底該不該延畢拿到這些學位。後來經濟系的系主任跟我說,既然有心往經濟領域發展,那現在拿不拿雙主修學士就不是重點了。於是我就毅然決然去當兵了,也成為臺大第一個拿雙輔系畢業的學生,那時教務處根本沒想過有人可以拿雙輔系,還印不出我的畢業證書呢!(笑)」當完兵後,老師隨即前往美國深造,正式展開經濟學研究之路。

     「來到UCLA,正碰上學校想發展經濟實驗,但當時沒有教授在做這塊,因此我在實驗室當研究助理專門幫教授設計實驗,甚至在畢業前和另一位教授共同發表了一篇和實驗相關的論文。畢業之後,因為要陪老婆唸書,得想辦法繼續待在LA,那時恰好碰到附近的加州理工學院有一間做實驗經濟的實驗室在徵博士後研究員,這在經濟學界是很罕見的,我也立刻寫了履歷過去。實驗室的教授對我之前寫過的論文很感興趣,相談甚歡,就直接問我何時可以上工,也因為這個機緣,才開始接觸到神經科學領域,並且讓自己對實驗經濟學有更深的研究。其實回想起來我也沒特別設限要研究什麼領域,而是因為努力朝著興趣發展,並且碰上了一些機緣才慢慢確定志向,現在想想說不定都是神的安排吧。」

期許學生們不要給自我設限,要勇於挑戰

對這次開課的內容,老師也提到他對學習的看法:「我有遇過系上的學生,從小到大都念頂尖學校,學業功課對他來說完全不成問題,直到後來出國讀書才跟我說『老師,我第一次感受到原來自己也有可能被當。』而這也點出了台灣學生現在的問題——缺乏挑戰挑戰對我來說就是做比自己能力再高一點的事,例如你要國小生作微積分是不可能的,但要高二生作微積分就是一種挑戰,這也是為什麼我最後決定開這門相當於大三、大四經濟系學生程度的實驗經濟學,希望給大家多一點挑戰。不過開課結果滿讓我意外的,我原本以為把課綱的先修限制都寫上去就會嚇跑一堆人(像我在台大用英文授課,藉此排除很多不是真正想學這門課的學生),但最後來修課的學生背景相當多元,大家還是願意為了興趣挑戰自我。」

      使用MOOC的教學模式教實驗經濟學,是個有趣的嘗試,但老師也坦言有許多地方需要適應,平常上課如果有很多困惑的臉和他對望,老師就知道應該立即換個方式說明,但在MOOC,反饋來自於已經聽完課程之後,但MOOC仍然有著能將知識大規模散播出去的優勢:「這次開課的上課人數,比我在台大教八年都來得多啊,哈哈哈!能將知識傳播給所有人,也是學者最希望能做到的事之一。」若有機會再開實驗經濟學二,必定會涉及不少神經經濟學領域,對相關知識有興趣的同學們,未來也請持續關注台大MOOC!

老師與他的歐散克塔以及塔上的薩魯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