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視野 帶來紅樓新境界

歐麗娟老師的《紅樓夢二–母神崇拜》將在10/22(三) 準時開課,這次專訪除了問老師為什麼願意花這麼多精力為莘莘學子們錄製 Coursera、OCW 課程以外,也特別從果殼的各種提問中選了些問題讓老師親自回答,快來看看老師怎麼細解她的紅樓夢經驗吧!

Q:許多同學提到,之前沒有跟上紅樓夢的課程,這次看新課母神崇拜是否會有銜接上的問題?

A:各位不需要擔心,雖然紅樓夢一有些專題特別談論貴族世家,提到一些人物性格意識形態的展現,但由於紅樓夢本是中國傳統文化百科全書,能由各種角度切入,且課程都由文本出發,只要能熟悉文本,基本上不會有太大問題。

Q:想問老師當初是怎麼決定踏上紅學研究之路的?

A:沒有深思熟慮的「決定」,而是因緣際會與水到渠成。在取得唐詩研究的博士學位之後,有一些閒暇重讀《紅樓夢》,細讀之後有了心得,心得又引出新角度,新角度又與其他學科的理論與成果相激發,於是欲罷不能。

Q:製作這些線上課程都需要老師付出一般教學研究以外的心力,為何老師願意做這些事呢?

A:主要是深深有感於現代人在百年來的時代變遷和政治因素的影響下,對於古典文學的研究是有些偏頗的,往往在現代觀點的引導下偏離原貌。既然學校給了這些機會,不妨藉此看看能否有所突破,教大家另一種讀經典的角度和態度,不該再用現代人的想法投射上去,才能真正把它的精髓和含義闡發出來。

      像紅樓夢被視為中國傳統文化百科全書,它是在傳統誕生的,當然必須回到傳統才能正確理解它,硬以現代觀點解釋是很奇怪的,例如一味地認為紅樓夢中的情欲自主、男女平等、階級平等為其偉大之處,而認為講禮教帶來的美、秩序就是迂腐,這就嚴重忽略了事實上那個時代尤其是貴族世家就是靠禮教來維持的。曹雪芹並沒有反對禮教,雖然也寫到很多禮教之下帶來對人的壓抑,可是我們必須知道,沒有任何制度是完美的,一定有正面和負面的地方,不能因為寫到負面就推論他反對禮教;而人可以高貴也可以卑賤,單單「放縱本性」應該不能算是人性的美好價值吧?何況,紅樓夢是貴族世家到了末世的故事,許多負面情況是失去了禮教的真精神才發生的。所以我認為,與其說曹雪芹是抨擊禮教,不如說是感嘆禮教真精神的淪喪,才會徒具空殼,並導致家族的毀滅。

      但現代人都這樣過度延伸地閱讀經典,像聊齋誌異,講到和女鬼一夜情就覺得浪漫、甚至推論出作者主張人性不該被壓抑,但應該注意到故事中通常也只有不受倫理規範的鬼才能這樣子做,這怎麼能說是超越禮教?所以我覺得若繼續以這種方式閱讀經典,都會是一種自我耽誤。

      因此既然學校和葉丙成老師給我這些機會,我就提供自己的一些領悟,試試讓更多人了解面對經典應有的心態,當然這也是現代人最缺乏且更需要的傳統文化素養。

Q:老師在OCW上的課程與臺大Coursera的課程,內容是否有異同呢?

A:就既有的課程內容來說,我們在設計Coursera課程時特別與OCW做了區隔,因此是沒有重疊的。

     倘若是指同樣的單元在兩邊的呈現會有什麼差異,情況是很有意思的。實體上課因為直接面對學生,有課堂上的實境,在這樣的實境下能讓教師有很大的揮灑空間,這樣的空間讓教師能夠觸發、延伸、呼應、甚至即興式的發揮,可能還帶有在那種情境中的感性流露,所以能讓整個主題更豐富的呈現,也比較具有爆發力;Coursera則是在一個完全規劃好的情況底下,逐步而精準地在特定的既有框架內呈現而已。但是相對來說,要有豐富呈現在時間花費上就更長,可能在Coursera只要花一週就能講完的單元,在OCW則要花上三週的時間。

      另外有一點很重要的差異,在於 Coursera 是在有限的時間內做主題的呈現,所以不可能進行很細部的論證,但論證對人文學科來說其實是很重要的,尤其是紅樓夢又是一部可以說是眾說紛紜,大家見解差異很大的經典,若要提出一個新看法,必然需要更多的文本證據及細部討論,並將推導過程呈現過來,讓那個創新的見解更有說服力。但是Coursera不可能做到這些,因為時間有限,而OCW就能花較多時間,可以就每個情節甚至每句話引導大家仔細體驗揣摩感受,這是Coursera不可能做到的。

      不過兩者各有優缺點,因為Coursera是在一個完整設定之下的呈現,能很有效率、很精準、很系統化的呈現,所以若要主題式掌握的話,Coursera 會更有效率一點。因此這兩者應該是互補,並相輔相成的。

Q:老師除了母神主題外,還有期待未來能放上哪些專題課程嗎?

A:因為紅樓夢號稱中國傳統文化百科全書,可以談的非常多,像「大觀園」就是很好的主題,從命名開始,為什麼它叫大觀?過去人們會認為就是洋洋大觀,表示賈府富貴到極點,所以可有園林把世間景物都包含進來,但這其實不是最重要的,大觀其實是王道的實踐,跟皇權有關。而且別忘記元妃是皇妃,皇室的代表,她回來一定跟皇權的施展有關。而怎樣是最完善的皇權體現?總不希望皇帝極權之後就開始濫用權力,那麼怎樣讓皇權的實踐對百姓最好?這就和大觀的概念有關,在傳統文化中大觀是這樣用的,所謂的「洋洋大觀」是明清以來世俗化的用法。

      另外整個建築的規劃,有正殿也有中央大道,其實也都是皇城的規格,是非常特別的,絕對不是一般庭院;還有基地的選擇,甚至動植物怎麼分配的,這都是專為人物所設計的。

      我在OCW中有一個單元在講大觀園,但這兩年研究後又得到更多證據和想法,因此未來若有機會製作,內容說不定會豐富到七周都講不完。但還是歡迎大家提供更多意見,讓我們知道大家的興趣在哪裡,想了解什麼。

Q:西遊記和紅樓夢是完全不同的題材,但兩者都是以女媧遺石為記,是否和當時的文化有關?或者是在更早以前的文化中女媧有著重要的影響?此外,兩者在文中出事,都會用求神拜佛的方式應對,但滿天神佛中卻不太提到女媧,女媧究竟具有什麼樣的形象和作用?

A:這裡可以引述浦安迪(Andrew H. Plaks)教授所注意到的:中國的古代神話保存了大量重要的文化密碼,與後來的敘事文發展息息相關,甚至一直影響到明清奇書文體的整體結構設計,真可謂無遠弗屆。或許可以為中國敘事文提出一條「神話―史文―明清奇書文體」的發展途徑。從這個角度來說,運用女媧神話是常見的一種小說手法。

      其次,女媧的角色與其他神佛不同,除創造、保護、豐饒等等母神或女神的功能之外,她是唯一一個以補天來救世的女神,「首出御世」的地位與上帝接近,地位更高;其次,由於「補天救世」符合儒家齊家治國的理想,又涉及煉石補天的情節,而與人才養成相關,「遺石」即帶有懷才不遇、無補於世的意涵,和傳統知識份子的價值觀可以呼應。當作家有意寄託用世之志時,往往可以從女媧神話取材,這一點在古典作品中常常可見。

      所以說,女媧的神格較關係於「大我」的、集體的、家國的世界。而小說中在出事時,所求神佛針對的是個人的消災解厄,當然就不太提到女媧了。至於女媧究竟具有什麼樣的形象和作用?請看本系列課程的第二講。

Q:在對於晴雯的理解上,在遍讀相關文本段落後,感受到大觀園似乎是她的保護傘,而這種感覺套用在其他金釵上似乎也說得過去。因此對於課程提及母神的概念,我認為大觀園在廣義上其實也能算是一個母神,老師的看法呢?

A:不僅晴雯,大觀園是住進大觀園的少女們共同的保護傘。不過,所謂的「母神」必須有人格化的形象,所以精確地說,大觀園應該比較屬於帶有神話意涵的「母性空間」。另外要注意這個母性空間是元妃創造的,若沒有元妃特別下令,金釵們根本住不進去。關於這些內容有更多可以看這系列的第六講,會有更深入的討論。

Q:紅樓夢裡多次出現描寫感冒的情景,而晴雯最後更是因肺炎而死。在中醫領域裡,對於感冒及肺炎的治療方法,芙蓉花扮演了關鍵角色。想請問的是,難道曹雪芹只是為了提醒世人芙蓉治療感冒及肺炎的功效,才將晴雯與芙蓉花作了相關的連結嗎?

A:我不了解中醫,僅就所知,對於感冒及肺炎的治療方法,未見芙蓉花扮演了關鍵角色;而《紅樓夢》中多次出現描寫感冒的情況,也沒有芙蓉花的蹤跡。我認為將晴雯與芙蓉花作了相關的連結,更可能的是與黛玉有關,黛玉的代表花是芙蓉,而黛玉與晴雯又有重像的關係,所以晴雯與芙蓉花的連結是必然的。

Q:老師如何看待秦可卿這個人物?

A. 此人複雜多面,加上出現時間既很短,相關情節又經改動,非常難說,無法一言以蔽之,以後有機會再詳談。

Q:紅樓夢書中對薛姨媽的描寫不是很多,是否能請老師分享一些關於薛姨媽的見解?

A:簡單地說,第一,薛姨媽是個「貴族末世」之下的母親群像之一,因過度溺愛獨子而喪家敗族。其次,她確實是個慈母,對寶釵、黛玉等由衷疼愛。第三,有一些一般人也都會有的小缺點。第四,絕無為圖謀金玉良姻而使壞。關於這些看法的論證此處只能從缺,因為說來話長。